图片 1

图片 2

  图片 3

图片 4

  图片 5

图片 6

  而在中国,近日的一个热点话题也被看作是对师徒情最好的阐释,那就是刘国梁和他的国乒弟子们。在恩师卸任总教练后,昔日弟子马龙、许昕和樊振东等人冒着被批缺乏职业素养,甚至搭上前途的风险,也要以“退出比赛”的方式集体为师请愿,一种充满豪情的悲壮背后,正是血浓于水的师徒情。

ATP世界第一的德约科维奇19日成为了2019年劳伦斯体育奖的大赢家——第四次成为年度最佳男运动员。

  其实在网坛值得讴歌的师徒情还有不少,纳达尔和托尼这种有血缘关系的自不必说,费德勒和恩师皮特·卡特的师徒情也早已成为一段佳话。皮特·卡特对于费德勒绝对是有知遇之恩,可以说正是他发掘了作为天才存在的费德勒。2002年卡特在南非旅行时遭遇车祸去世,此后费德勒每次参加澳网,都会接来卡特的父母,让他们亲身感受网球的魅力,同时也用这种方式来报答卡特的师恩。

“对他来说,非同寻常,他有一个冠军的心态。他知道胜利需要什么,而且他完全依靠它。”

  而博尔特对恩师米尔斯的情谊则更为直接,两人合作始于2004年雅典,从那之后博尔特逐渐成为史上最伟大的短跑选手,怪不得在被问到退役打算时,他表示不会接受牙买加总理的邀请去政府工作,而是要去米尔斯的俱乐部做助理教练,为了留在教练身边放弃体面的公职,师徒之情可见一斑。

“我不排除(德约在大满贯赛事中超过费德勒)。他能做到吗?是的,当然拉法也是如此,他已经有17个了。”

  作为21世纪体坛最伟大的运动员中排在前几位的人,“美国飞鱼”菲尔普斯和“牙买加闪电”博尔特对教练的感情同样深厚。里约奥运会前一年,菲尔普斯的恩师鲍曼被任命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游泳队教练后,他就跟随恩师一起前往亚利桑那,他说“鲍曼到哪里我就去哪里,我知道这个工作机会对他很宝贵。” 后来菲尔普斯的儿子出生后,取名为“罗伯特”,也是为了感谢恩师,鲍曼知道后表示这是一个巨大的惊喜。

贝克尔给予了前弟子极高的赞赏,他甚至认为德约有可能会超越费德勒20个大满贯的纪录。

  图片 7

这是德约在击败了英国赛车世界冠军刘易斯、NBA巨星勒布朗·詹姆斯、足球巨星莫德里奇、姆巴佩,以及肯尼亚马拉松名将吉普乔格后取得的荣誉。

  “虽然我们不再一起合作了,但我们的关系依然很近,”德约说道:“我喜欢他这个人,作为教练,他对我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贡献良多,所以只要他需要,我就会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,那就是我一直以来告诉他的,我一直会在这里,他完全可以指望我。”从这番感人至深的话,再联想到贝克尔在公开场合一直给德约出谋划策,不难看出师徒两人的深厚情谊,可以说是已经成为网坛的一个典范。

不过贝克尔并没有看低费德勒,
“谁说罗杰不会超过20胜?也许他今年将赢得温网,“贝克尔说。

  图片 8

就在不久之前,许多人还认为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,才能改写费德勒20个大满贯的纪录,但德约和纳达尔正在迅速接近,势头不减。

  这几天前世界第一鲍里斯·贝克尔破产的消息震惊了网坛,作为贝克尔曾经唯一的弟子,接受伊斯特本外卡为温网热身的德约科维奇终于就此事发声。

2012年、2015年、2016年,德约曾夺得此项大奖,这使得他成为了继瑞士天王费德勒和牙买加闪电博尔特之后,四夺劳伦斯年度最佳男运动员奖的运动员。

贝克尔从2013年12月到2016年12月执教德约科维奇,在那段时间里他们赢得了6个大满贯赛冠军。

“这非常了不起。一年前,诺瓦克刚刚经历了休息和肘部手术,但他很快重返了网球场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”

“每个运动员都希望获得劳伦斯奖,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,这个奖项对我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。”德约在获奖后说,“去年我度过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赛季:从伤病中恢复并赢得温网冠军,而美网也让我记忆犹新。我很高兴,我要感谢劳伦斯学院的支持。”

这是个有趣的话题,连贝克尔也是这么认为:“未来有很大的问号……这三位冠军仍会继续获胜,只要他们还在打球,没有什么是肯定的。”

2018年,德约从肘部手术回归后连夺当年温网和美国两座大满贯,重返了世界第一的宝座。

德约的前教练德国人贝克尔,也出席了在摩纳哥蒙特卡洛运动俱乐部进行的颁奖典礼,他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谈到了德约去年非凡的成绩。